咨询向导Consulting Guide
当前位置:首页 > 咨询向导 > 咨询百问咨询百问

心理咨询中,挖掘过去的负性记忆有何正向意义?

来源:斑斓麓心理    作者:齐志斌    2016-01-13 08:01:31

在心理咨询中,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来访者,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本来我好好的,你非让我回忆过去,结果我那些痛苦的记忆一下子都出来了。仿佛让我回到了以前,变得比来咨询前还要痛苦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
身为咨询师,常常会这样回应来访者:“这是为了找到“原因”,为了更好地理解、解决问题。”但是来访者还是不为所动,对他们来说,当下的痛苦是真切的,噬待解决。

况且,对于部分来访者而言,知道了“是什么”和“为什么”并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。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何引导他们去找到“怎么做”以及如何实现这个“怎么做”。这时,如何看待来访者因为回忆过去情况变得更糟的情况?请来访者回忆过去的痛苦真的有必要吗?

从精神分析角度理解,患者早年的童年创伤是导致他们现在产生心理问题的主要原因,而现代心理学秉持的是一种线性思维,凡事有因果,不探讨过去,不挖掘痛苦,就得不到真实,也就无法真正帮助来访者。

所以心理咨询师会遵循这种线性思路,要求来访者把能想到的都说出来,甚至会提醒来访者一定要一五一十交待清楚,否则无法疏通和疗愈。通俗的讲,如果你不回头自找痛苦,咨询师仿佛无法帮到你。

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理解,它认为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,人所能说出来的记忆,只与他陈述的当下的情境和心境有关系,和他的意识没关系,他说出来的过去的痛苦,是和坐在他面前的咨询师共同创作出来的,并不代表真实。

于是,后现代的心理治疗观念有个了不起的转变,就是不再和来访者探讨过去,不再刨根问底,不再过多追究原因,放弃去过去虚假的建构,治疗只围绕一个问题:如何利用身上可利用的资源解决当下。

但是,想要了解患者的症状如何发生发展,必须了解过去,因此,如果一个来访者下决心,想要做一个长程咨询,就要寻找一个信任的可靠的咨询师,把自己原原本本掏个干净,准备好各种揭开各种伤疤,迎接各种记忆引发的痛苦,在咨询师的帮助深入的自我觉察、自我怜悯、自我理解、自我接纳,利用领悟来整合自己的每一个部分,那么,面对过去,面对痛苦,面对黑暗面,面对焦虑,面对愤怒与攻击性,就是必然的挑战,只有经历挑战,自身才能臻于成熟。

与其说谈痛苦的事有什么积极意义,或者反过来想想:如果不谈,可能会有什么消极影响?

试想,如果一个人身体某个部位不碰不疼,去医院检查,一碰就疼得涕泪横流,你会不会对医生说:你碰我这儿干嘛?!这有什么正向意义?

回到生活中,这人身上有这么个不能碰的地方,日常行动会毫不受影响?还是始终都被影响着,却因为习惯了、以及身体其它部位的过度代偿,所以能勉强“正常”生活?

而过度代偿——比如我左腿有问题不能受力,于是自然体重会大量压向右腿,经年累月后,右腿当然会出问题,这时只治右腿,请问治得好么?

重要的不是“过去的记忆”,而是其中包含的“情绪”——这就是为何会出现你所说的“知道”是什么和为什么,还是不能解决问题——因为光是“知道”,确实没什么用。“记忆”只能到达“知道”层面,而“感受到”才能到达“情绪”层面。

有时候,当事人的感受变糟,反而意味着状态在变好——从压抑情感变成面对情感,对许多当事人来说,正是从回避问题转向面对问题,这显然是内在力量增强的表现。

上海精神卫生协会中心主任张海音说:“如果来访者不愿意提及过去的创伤,咨询师也会而且应该尊重来访者的感受。因为这意味着来访者还没有做好准备,或者还没有充分信任咨询师。作为咨询师,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,通过足够的咨询次数来给予来访者足够的安全感。”

痛苦事件被挖出来了,如何利用转化,达成最后的治愈,这就靠咨询师专业技术的支持了,如果像手术刀一样在肚皮上害下去,一定要进行必要的止血,取出异物和缝合。草草了事,或少了哪一步,这样都是要出人命的。